周御北看着密折上写到周振东最近半年经常出入郊外一所道观,不由的来了点兴趣,漆黑苍凉的凤眸带上了一丝兴味,薄唇微勾,他的这个“弟弟”在谋划什么他一清二。

只是不知道这个道观里面有什么值得他一直去,这一个发现远比逗弄周振东来的有趣。

周御北抬起修长白皙的手将看过的密折在火上燃尽。

几天后,周御北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李猛微服出宫到了白云观。

出云子看清来人是谁立刻就要和他行礼,周御北不想打扰道观内的其他人,便立刻抬手扶住出云子的小臂:“道长,今日我只是随意走走。”

“这、、、”出云子有些犹豫,他在几年前周御北将道教立为国教的大典上远远见过他一面,虽然几年过去周御北的相貌比起之前更加成熟俊美,但他还是立刻认了出来。

周御北的长相是极好的,面如冠玉,眉若星裁,琼鼻直耸,凤眸含星,薄唇若丹,只要一眼就可以让你终生难忘。

可偏生也是这张脸,北拒游牧于长城之外,南征蛮夷于澜沧之南,内震百代世家,将皇权牢牢抓在手中,令人畏惧。

出云子对他自然也是尊敬中带着一些畏惧,周御北看出了他的紧张,也只是温和的看着出云子。

“我自己去后院走走即可,道长不必如此拘谨。”

“那便请随我来。”出云子也知道周御北在前院怕是不方便,故而他提出来也不拒绝,微微俯身将浮尘搭在手臂谦卑的迎着周御北往后院而去。

此时观内的弟子大多都在前院的大殿内修行,或在后山打坐,应当不会有什么冲撞,出云子便也放下心来。

领着周御北两人到了后院门口,对着守门的弟子交代后,才让两人进去。

“多谢观主。”周御北对着出云子微微颔首,俊美的脸上一片笑意,似有几分真诚,但是熟悉他的李猛却知道此刻的帝王心中并未有什么起伏。

出云子自然也不敢接下这句道谢,连连弯腰回礼,恭送他远去。

待他背影消失在拐弯处才想起来这几日封宁酷爱在瀑布边的亭子里纳凉,此刻天辰帝进去,两人怕不是会撞个正着。

出云子不免有些焦急,但也不敢再去打扰他的雅兴,只得默默请三清祖师保佑封宁今日不要撞见他。

两人进入后院,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里面屋舍排布松散的多数沿着山峦水流而建,其间花木扶苏,鸟鸣幽幽,非常适合清修。

周御北进入这里心中的一些郁气也随之疏散,眉眼间的那抹习惯性的笑容也变得真实了几分。

周御北觉得今日即使不能知道想周振东常来此处是做什么的,光是看到这些美景也不虚此行。

便也多了些欣赏美景的心情,缓步深处走去就见山间瀑布边的一座小亭,亭内有一抹白色的身影在休憩。

李猛警觉的要上前去打探:“主子,我前去看看。”

“不必,应当是观内的弟子。”周御北连忙制止他,刚才亭子的竹帘被吹起的时候他已经看清了里面的人衣着是道观弟子的衣袍。

他今日算是微服私访,便也不必去打扰道观弟子的正常休憩。

两人放轻脚步走到亭子外就看到里面在午睡的人是一个少年。

周御北看清面前的少年的容貌,随即认出了他就是浴兰节那夜自己在街上偶然看见的人。

想到那日在楼上看的情景,此刻周御北突然明白过来拿周振东近半年一直往白云观跑的原因了。

原来是为了这只猫儿。

周御北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俯在石桌上少年,双目紧闭呼吸均匀,两排卷翘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微微颤动,白皙的脸上带着笑意的红润嘴唇微微蠕动,像是在梦中吃到了什么珍馐美味,一只手露出一截细瘦白皙的胳膊被压在脑袋下面,另一只手自然的耷拉在石桌边缘一串红色的玛瑙流珠要掉不掉的捏在他的指间,艳红的玛瑙白皙纤长的手指,两者组合在一起生出无端的一抹艳来,令周御北的喉间微微发干。

而令人惊讶的是少年右眼下的一颗绯红的泪痣。

周御北见到此处也有一丝惊讶,少年竟然是一个坤泽。只是那晚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这一颗泪痣,想来少年平日里是遮掩着坤泽的身份的。

倒是有趣,一座道观内竟然会养着一个坤泽。

周御北见他睡的香也忍心打扰他,就一直站在外面看着他。

封宁其实就是装睡,并且敏锐的感受到了亭子外有人在看着自己,就在这人靠近的时候他感受到混沌珠中顾长夜的魂魄微微闪动的金光,心下微动,但也不起来只顾自己继续装睡,就想看看这人能看到几时,只是隔了许久也不见那人离开或过来叫自己,封宁觉得自己的一条胳膊都要压麻了,稍微有点委屈。

他正想要假装睡醒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封宁仔细分辨出是金玉的脚步声便也不急着睁眼,继续假寐。

金玉手里捧着一件缎面的披风脚步飞快,生怕自家小公子在亭子里午睡受凉,刚到凉亭的不远处就看见两个陌生人在看自家小公子。

想到今日小公子并未遮盖自己的泪痣心下着急便将心中所想喊出了声:“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的内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一觉睡醒后老攻被雷劈裂了(快穿)》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