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恺说的没错。

茯苓和茯桑两姐妹,确实是茯苓更讨人喜欢。云格、辛归等孩子没事就去找茯苓玩,至于茯桑?倒不是故意冷落她,实在是她太不合群,找茯苓的时候,十次里有八次不在,久而久之,她跟云格、辛归等人的感情就比不上茯苓了。

这一天,是两姐妹的生日——八岁生日。

族里很重视,提前三天就在准备庆祝盛典了,此刻,大人们正在往广场上搬长桌、长椅,为晚宴做着最后的布置。

“你爹娘准备了什么?”云格问辛归。

辛归说:“是外面的那种公主裙,可好看了,他们特意坐船出去买的。”

云格诧异:“月长老会同意?”

辛归:“村里的物资紧俏,月长老不会拦着大家出去采购,但是需要报备一下。你爹娘没出去过吗?”

云格摇头:“没有。”

“哦,可能他们不想出远门,托人带回来了吧。”辛归问道,“你家呢,准备的是什么?”

云格说:“不懂。反正是我爹娘负责的,我到时候把礼物递给她们就行了。”

两人说完,看向杜小蝶和安恺:“你们俩呢,准备了什么?”

安恺的重点却偏了:“我们两个是一家?”

“不然呢?”云格问,“你们不会又吵架了吧?我说你也真是的,男孩子就让让女孩子嘛。”

安恺挑挑眉:“说的对。”

又看向杜小蝶,双手一摊,“那,咱俩准备了什么礼物?”

杜小蝶四下寻找,最后视线落在了铃铛身上,她弯腰,一把将铃铛抱了起来,告诉云格和辛归:“我们送猫。”

铃铛:“喵?”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几人正讨论着,身后传来了女孩银铃般的笑声:“你们还在这儿干嘛呢?不是说好一起去森林探险的吗?”

几人回头,看到了牵着手的茯苓和茯桑。

云格快人快语:“哟,稀客啊,你妹妹今天终于舍得出门了?”

他说的自然是茯桑。

茯桑冷冷瞥他一眼。

茯苓笑:“我怕她整天待在房间里闷坏了,就拉着她一起来了,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云格其实有点不想带茯桑玩,但对方身份特殊,今天又是生日,只能勉强接受道:“没事儿,探险的人多一点更好。”

几人一猫往森林方向走,辛归找茯苓说话,讲了一个笑话,茯苓咯咯笑,很自然的,就变成了茯苓被众人环绕,走在中间,而茯桑落后的情况。

茯桑也不在意,背着手,默默跟在后面,没有丝毫兴趣插入他们。

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吊桥,两边各绑了一根细细的麻绳,脚下的木板间隙很大,人走在上面,荡来荡去的,如同在玩秋千。

只是这个“秋千”很危险,底下是深不见底的断崖,一不小心踩空,就会掉下去,摔的粉身碎骨。

云格、辛归等人习以为常,在吊桥上如履平地,甚至还能跑来跑去地打闹,茯苓、茯桑姐妹就没这么大胆了,纷纷驻足在吊桥前。

辛归心细,第一时间发现茯苓的踟蹰,他伸手,对茯苓说:“你抓着我的手,我带你过去。”

“……好,谢谢。”茯苓松了口气,从善如流,抓住了辛归的手臂。

两人一点一点挪到吊桥中间的时候,茯苓往下看了一眼,再忍不住,整个身子都挂在了辛归的身上,辛归脸一红,将茯苓的腰搂的更紧了。

看到这一幕,杜小蝶心里一动,问安恺:“他……辛归,是不是……喜欢……”

后面的话没说完,安恺已经搂住了她的腰,带她走上吊桥:“你猜呢?”

杜小蝶不猜,却死死攥着安恺的衣领,她也是第一次走吊桥。

安恺低头看一眼她泛白的指关节,笑道:“你不是知道吊桥效应的吗?当一个人因为环境而出现心跳加快的情况时,如果在此时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异性,那么,他就会错把这种环境引起的心跳加速理解为是对方让自己心动了。而我现在,跟辛归做了一样的事。”

杜小蝶没说话,攥住安恺衣领的手松开,变成了抚摸,感受着他体内心脏的跳动。

咚咚。

咚咚。

这是紧张,还是心动?

却听这时,几人中的一个女孩提醒云格:“云格,别只顾着自己,去帮帮茯桑啊!你没看到辛归已经在帮茯苓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