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力云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尚品中文网sp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温戈也是在单追又一次侧头吻来时才后知后觉这人好像喝醉了。

“这是几?”温戈微微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举起两根手指挡在自己和单追的脸之间。

单追看了眼温戈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朝他的指尖轻轻吻去,随即顺着温戈挣扎的动作抬手将他的手握住,落空一秒的嘴唇迅速精准寻到了爱人堪比罂粟蛋糕的嘴唇,又细细品尝了一番,将温戈又吻得双眼迷离时,他稍稍拉开距离,哑声道:“2。”

温戈抿了抿已经发麻的嘴唇,在单追又直白靠近时抬手捂住了自己嘴唇。

单追有些可惜地吻了吻温戈的手背,明明都已经亲密接触过了,温戈还是会因为他带着浓重爱意的亲吻而眼睫颤动。

小奶猫休息好了之后又开始扯着嗓子嚎叫,单追能够无动于衷,温戈却没法忽视。

温戈是怎么也想不到单追喝醉后喜欢亲人!虽然防洪道没有人在,温戈也不想在这里被单追勾得失态,即便现在的情况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看着单追依旧精神的神情,温戈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不自然地看了单追一眼,随即微不可察地轻耸了下鼻子,然后——

在单追专注的眼神下打了一个假喷嚏。

“冷?我们回去吧。”单追好似没看出温戈演技的拙劣,眼里的情.欲依旧浓郁,但关心的神情却丝毫不作伪。

温戈微微低下了头,只觉得眼睛有些酸。

“回吧。”温戈清了清嗓道。

两人重新打了个车,温戈因为卫衣口袋里还放着小猫崽所以不愿意拉满拉链,单追对此很不满,他强制从温戈口袋里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地拎出了猫崽。

温戈怕两人争夺伤着小猫,只能干看着单追动作,皱眉担心道:“你轻点,别把它摔了。”

单追闻言看了温戈一眼,瞧见他的不满后温戈干咳了一下,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嘴上还是说道:“是你之前喂的那只猫给我的,别,别摔了。”

“拉链拉好。”单追对温戈道。

温戈瞧着被单追拿在手里又揣进外套的小猫,低头认真拉好了自己的拉链,瞧见单追另一只手提着的那袋酒刚要伸手去提就被单追抬手躲开了,单追不满道:“手放口袋里,别着凉了。”

“你不冷?”温戈回复道:“我帮你提。”

单追眉眼柔和了一些,他道:“不冷,你别吹感冒了。”

温戈不信,抬手去摸单追露在外面的手,单追没动任他摸,感受到他比自己要高的体温时,温戈瘪嘴低声嘀咕了什么,单追虽然一直留意着温戈还是没听清,他微微凑近问到:“什么?”

“没什么。”温戈恢复正常音调回复道。

查证了单追的体温确实不低后温戈也没有将手收回,就这样握着单追手。

单追想了想,觉得他的口袋肯定还没自己手热,干脆就将温戈的手包握了起来。

打到的车开着车灯朝两人驶来,温戈微微挣扎,单追松开了手。

到家后,温戈又跑去给单追买醒酒药,回来时发现刚刚在车上还晕晕乎乎坐都坐不直的人正站在阳台上打电话。

单追回头看了温戈一眼,简单跟手机那边说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醒酒药。”温戈抬手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对单追说道。

单追看了眼家里问道:“姥姥她们呢?”

温戈将药放在桌上,低头看着被临时放在纸箱子里的小猫说道:“她们今晚住那边,找到你的事已经告诉她们了。”

单追靠近温戈也围着箱子蹲下,只不过他的目光一直在温戈脸上。温戈垂在箱子里逗小猫的手指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他忍了忍还是没有没忍住开口念叨道:“你下次再失联试试,大家都在担心你!”

“对不起。”

单追真诚道歉,温戈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单追抬手又碰了碰温戈的寸头,问道:“怎么突然就剪了?”

温戈觉得蹲着不舒服干脆围着箱子盘腿坐了起来,他随意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没所谓道:“觉得麻烦就剪了。”

言毕没听到单追的声音,温戈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他一眼,对视上后又马上收回视线,他有些含糊地说道:“你有时间帮我去拿一下药。”

“嗯?”单追没听清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