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拔女官的事情交由敏妃处理,也是因着这事众人们才想起陛下虽然将方大人流放却未牵连到敏妃与其膝下两位皇嗣。

如今六殿下失势,五殿下又不得圣心,朝中的各方势力开始逐渐偏向江既明,毕竟其生母丽妃可是这些年来恩宠不断。

对于朝中的议论,沈月辞并不在意,毕竟已经知道结果的事情无需去多掺和,更何况她此刻更关心的还是离开京城前往幽州的宋时微。

是夜,宋时微将桌上的蜡烛吹灭后忽然听见窗户旁有响动,仔细辨认,那呼喊她名字的声音还有几分耳熟。

“时微,时微!”沈月辞的声音从狭小的窗户缝里传出,见着宋时微起身过来,她这才将窗户推得更大些。

此刻的她全靠着沈清衔的手臂支撑着,宋时微见状赶忙握住沈月辞的手将其带进屋内,沈月辞转头询问还挂在外头的沈清衔:“你是想进来还是在外头等我?”

“好了就喊我。”江逾白足尖一点便飞到一旁的树梢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沈月辞就无法再看到他的踪迹。

她轻轻将窗户合上,转身对着宋时微关切地问道:“这一路上可还好?”

“不必担心,我一切都好,不知为何,自从离开京城后我觉得格外轻松。”宋时微浅浅一笑道:“谢谢你,月辞,谢谢你帮我这么多!”

“不必如此客气,等过几个月流言散去,我再想办法接你回来。”

“再说吧,我这些日子想定了许多事情。”微弱烛光倒映在宋时微的双眸中,显得其格外忧伤:“你可还记得那次在火场中,我曾气愤于他听见我的呼救而置我于不顾。”

“可那日见面时他说他并未听见我呼喊他的名字,可他若是真没有听到,又怎么会如此笃定我只是喊了他的名字未曾说过其他的话。”

“说不定……”

宋时微还是第一次打断沈月辞的话:“可当我质问他时,他说是你同他说的,可这事我从未与任何人说过。”

“但那次坠崖时,他拼命从刺客手中护住我,让我觉着我似乎能再相信他,相信他在危难之中不会再抛下我,可后来我拖着他到村庄时,因着腿伤他真的好似换了一个人,阴晴不定的样子让我害怕。”

“回去之后,我想了好一阵子这才决定与他和好,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又变成这样,如此反复,我已经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

“时微,虽然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何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但是我能确定江沐风对你是真情实意的。”

宋时微并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看向一旁微弱的烛火,凤轻轻拂过那烛火便剧烈地摇摆着,好似随时要熄灭般。

“月辞,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何每每我与江沐风发生矛盾时,你总是如此地坚信他一定心中有我,我总是能隐隐感觉到你希望我同他在一块。”

“我…我……”沈月辞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回答,总不能说是因为原书中就这般写的,她仔细想了想回道:“因为他能给你幸福。”

听到这个答案,宋时微自嘲一笑道:“因为他的身份远高于我,所以我嫁给他哪怕是侧妃也是我的福气。”

“我从来没有这般想过,我由衷地希望你能开心。”

“我知道的,我这话不是在说你,你、语柔、乐冉还有岁歌都是与旁人不同的,能与你们相识一场我很高兴。”

沈月辞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听着时微的语气倒像是在道别一般:“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打算回京了吗?”

“起码这一年以内,我是不愿意再回来了。”宋时微缓缓起身走向窗户:“其实宋知瑶与邱珍频频针对于我,就是担心我抢走那些所谓属于她们母女的东西,本该属于宋知瑶的好姻缘。”

“以及我对于她们的反抗更加激怒了她们,不过现下的我对于这事已然不在乎,我相信凭借我这双手我能握住更多的东西!”

宋时微借着缝隙看向窗外,眼神比往日更加坚定,在离开京城之前她已然送了份大礼给邱珍,相信她到幽州不久后便能听到消息,如此也算是为母亲报仇雪恨,这也是为何她要到幽州一年的原因。

只是宋时微知道沈月辞向来是心善的,这样肮脏的事情她不希望月辞知道,同时她也不想破坏月辞对自己的看法。

沈月辞见她有如此决心很是高兴,原以为时微会因为这件事情抑郁不振许久,没想到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许多。

“我在幽州悄悄开了家福至酒楼,你在那边若是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去找他们,还有乐冉也给岁歌写信让她在幽州多照拂你。”沈月辞想了想紧接着嘱咐道:“你遇到任何困哪一定不要自己憋在心里,找我或者去找岁歌都成。”

宋时微被她这一番话说得鼻尖发酸,眼中含泪:“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都在帮着我,可我除了谢谢外却什么都帮不了你。”

“别这般想,若是我遇到险境你也一定会护着我的。”沈月辞看着说话间突然发起呆来的宋时微问道:“在想什么,这么入迷?”

“我想我上一世一定做过许多积福积德的好事,这一世才能遇到这么好的月辞。”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错救偏执反派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