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尚品中文网sp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主人大人,真的不用下次再玩吗?”早雾抱着一摞空空的啤酒罐,忧心忡忡地看着满面红光的礼枝。

拓云附和:“就算不借助非自然之力,稻荷神的气运也会比普通人类好几万倍。”

窗外,乌鸦已经宣告新的一天开始,在呕哑嘲哳地找厨余垃圾吃。

礼枝又开了一罐啤酒,道:“这才到哪里?我一定会赢的!”

晴尘手心里掂了掂有一定重量的赛子,歪了下头,“那么就再比试一局吧。”

这一次,他扔出去的赛子朝上的那一面是“一”,比礼枝扔出来的“四”要小。

礼枝大受振奋,接着抛出了下一枚。

朝上的面是数字“七”。

赛子里最大的数字。

晴尘的眉毛动了动,笑意里凝了几分认真,“这可不太妙啊。”

输赢几乎已成定局。

果然,晴尘扔出来的数字比七小。

比了几个小时,终于轮到礼枝赢了。

她手舞足蹈地将开好的啤酒倒入晴尘的杯子里,“有请。”

晴尘喝完了一杯,将杯子放下,问道:“礼枝想听什么故事?”

礼枝双手托腮,上半身向对面探了过去。因为喝酒上头而通红的脸上,方才不清醒的笑褪去,转而换上了一副郑重的表情。

“我想知道晴尘的过去,关于筑紫所说的话,还有我遇见的那个女子。”

晴尘无奈地笑了笑,“嘛,既然我听了关于礼枝的那么多的故事,只好勉为其难地讲一下我的,来作为回应了。”

“时为长和六年,同年,年号更迭,因此也是宽仁元年。”晴尘半闭着眼睛,回想似地讲述道,“那一年,我在伏见稻荷大社普通地过着普通的生活,做着普通的工作。那位来拜访我的女子,是我的……一位信徒。”

礼枝:“只是信徒而已吗?”

晴尘睁眼,赤色瞳仁与她对视片刻,“人类的语言,是在世间万物与现象出现之后,才被创造出来。能被语言准确定义的东西,并非万物的全部。所以说,至今也不知道该用何种词汇表明她的身份。‘信徒’是最接近的一个。”

礼枝眨巴眨巴眼睛,“请继续。”

“因为她只在晚上出现,被妖和鬼口口相传成了念力过于强大而重返人间的亡者魂灵。”晴尘摆弄着茶几上的白瓷杯,“一千多年来,故事有很多的版本,甚至筑紫这种住在高天原的神使都有所耳闻。”

千年前的京都日落后禁止外出,在夜半时分出现在大街上的人,的确会被普通人当成妖魔鬼怪来对待。

“这位女子违背了都城的规定,不顾自身安全,也要去伏见稻荷神社,究竟是自发所为,还是受到了你的蛊惑?”

问题非常直白,但看晴尘的表情,根本一点都没有被冒犯道。

他的手指绕着手腕上的一截红色细绳,“我是神,我不需要蛊惑任何人,也会有络绎不绝的信众。就比如,礼枝除了我,也会参拜别的神明。七福神的样貌恐怕……不尽如人意,可是人们还是坚信七福神能够带来福运。”

好像很有道理。

这世界上有的是面目可憎的神明,但他们接受的供奉并不比稻荷大社少。

吸引人的,永远是神的恩赐和能力。

只是,故事真的是这么简单的样子吗?

礼枝怀疑地看向晴尘。

因为喝了酒,藏不住任何的情绪,这一点的怀疑清楚地反应在了她的眼睛里。

晴尘收起了酒杯,“我知道礼枝还有很多的疑问,不过,再喝就会醉,所以今天的游戏到此结束了。”

早雾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和拓云一起去收拾一片狼藉的茶几。

礼枝本来睡得差不多了,因为喝了酒,醉意上涌,又感受到了反扑的困倦,于是回到了卧室继续睡觉。

晴尘便趁着空闲,向地面下穿行,来到了黄泉之国的门前。

伊邪那美在三途川大桥上喂鱼,听见来人的动静,也不回头,红唇浅浅地动了两下,“稻荷神,怎么又有心情来这黄泉之国了?”

晴尘走到了她的边上,白皙的手搭上了三途川大桥的木制栏杆。

红色的漆与皮肤对比鲜明,衬托得他近乎白到刺眼。

“我获得了一些新的情报,需要伊邪那美殿下为我解答。”

伊邪那美停下了撒饵料的手。

她转过头来,美艳动人的脸上展露轻松的微笑,“当然可以。不过……”

她又将剩下的所有饵料都撒进了河里。

几条奇形怪状的黑鱼浮出水面,争抢着,发出了类似于bia叽嘴的诡异的声音,转眼间就把所有饵料都吃完了。

“是关于你要找的那个人的话,恐怕有些难度。”

晴尘:“为什么?”

“那个人和我做过约定之后,就归地狱管辖,我无法获知任何消息。”伊邪那美拍了拍手上沾着的饵料粉末,向宅邸走去。

晴尘:“与此事无关。是另外的事。”

“那好呀。”伊邪那美笑了起来,“和你一起聊天,我的三途川之水都变得更好喝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