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劲啊。

来医院就诊的间隙,万人桥翠掏出手机回了几条邮件,基本都是夏油杰发来的消息。

他有些苦恼地看着邮箱里的记录。

非常不对劲。

最近和夏油杰的联络频率开始上升了。

确切地说是最近两个月以来,互相发送消息更加频繁了。

都快要赶超过细川隼人了。

这当然不能说是一件坏事,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万人桥翠不讨厌和夏油杰这样互发消息聊天,其实这种积极地和别人分享生活的经历对他来说还是很新奇的一种体验。

只是他还是想不通为何两人间的相处模式推进到了这一步,更关心的是这种情况的诱因到底是什么。

是因为之前送眼镜的事情拉近了两人的关系?

在他家呆了一晚上?

还是之前细川隼人送对方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不得而知。

冥思苦想。

万人桥翠用手机撑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一名护士来到诊室门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下一位,万人桥先生,万人桥翠先生。”

连忙起身应道,万人桥翠走进了诊室内,医生正翻阅着他的检查报告。

“看样子恢复得很好呢,解除外固定以后关节活动正常吗?康复锻炼也有在持续做着吧?”

“都很正常,康复练习也有在做。”

万人桥翠当着医生的面活动了一下手腕,任由医生检查了一遍恢复情况。

“那么基本上就没问题了。只是平日里还是需要注意不要用力和过度运动,不然很容易二次影响关节的稳定性,导致变成习惯性的损伤。”

观察过后,医生再次叮嘱了一些愈后注意事项。

万人桥翠向医生道谢,“好的,我会注意的。”

他一边走出诊室,一边有些新奇地不时活动着右手。

虽然拆除石膏也有好几天了,但是手部似乎已经习惯了长时间被禁锢之后的沉重,现在偶尔也会不适应这种没有依托的轻飘飘的感觉。

视线不时地扫过医院繁杂的人群。

万人桥翠已经在学着去忽略那些零星几只隐藏在角落里,几乎和阴影融为一体的咒灵。

只是嘈杂的声音、丑陋的长相、满溢出的恶意在医院这个特殊的场景中似乎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高度集中和强化,一时间让他有些难以处理这种精神上的压迫感。

感觉到一阵恶心,精神意义上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