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外依旧飘着大雪,娉婷与月娥一早就出门买菜,说是见不得苏齐月的顾清风忧思,她们自行出去多备些年货。苏齐月本想阻拦,让她俩避避风头,只是一个不留神,二人就挎着竹篮往菜场去了。

“是在哪里被掳的?”苏齐月急言令色道。

“就在那卖卤味的张大嘴不远处,我们见着今日长史大人来访,本想买些卤味待客,没想到有两个贼人突然抓着我们的手不放,要不是团团死死咬住拉我的那个贼人,让我有机会挣脱开来,怕是我也要被......”

“你就留在铺子里不要出去,凌霄,保护好娉婷。”未等娉婷说完,苏齐月已经率先冲到菜场去了。

跟在她后面的是努力奔跑的顾清风,以及追赶顾清风的司空予。

张大嘴的卤味店外有一小巷,平日里可以抄近路不从河边走,那样铺子到菜场的距离就短些。只是小巷狭窄,不好走,娉婷与与月娥二人见雪越下越大,便想抄近路回铺子,没想到早就有歹人悄悄地跟在了她们身后。

雪下得很大,苏齐月因匆忙也未来得及撑伞,此刻头发早就已经被大雪浸白。小巷里没有人,只有团团躲在一破竹篓下等着众人到来。

“团团!”苏齐月朝着它喊了一声,团团听到苏齐月的声音,赶忙跑过来,亲热地蹭了蹭她的衣角。

团团是之前苏齐月和顾清风遇到的那条扯着下水的大狗,众人瞧着可怜,就将它与它的孩子都收养了,大狗取名为团团,小狗取名为圆圆。两只狗每天也算帮着照看着铺子,其乐融融。

苏齐月仔细查看了一番小巷子,大雪已经将任何人的脚印都覆盖了,根本瞧不出他们将月娥掳去了哪个方向。

顾清风和司空予气喘吁吁,姗姗来迟。

“月儿,怎么样了?”顾清风看着在原地查看痕迹的苏齐月,开口问道。

“不行,脚印全被大雪遮住了,看不清。”

雪下得极大,苏齐月有些自责,看着这满地的大雪,她早该将二人好好保护起来的,苏齐月狠狠地向墙上砸上一拳。

一旁屋檐上的雪被苏齐月砸得掉落下来,落在竹篓上。

“月儿!”顾清风赶忙上前握着苏齐月的手,将它捂进自己的手里,“你先别激动。”

雪落在苏齐月的眼睫,她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场大雪,也是那样寒凉,苏齐月将头往顾清风的怀里一靠,“清风,我是不是很没用。两年前我护不住我的家人,两年后,我还是护不住。”

“不是你的错。”顾清风将苏齐月用力的揽在怀里,用手拂去她头上的雪,“月儿很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不是你的错。”

“我想我父亲了。”望着这满天大雪,坚强了两年的她,第一次用苏齐月的身份露出了她的脆弱。

司空予站在大雪中看着抱着的二人。

嗯,我真多余。

一旁的团团忽然咬住了苏齐月的衣角,想要将苏齐月拉倒一边去。

苏齐月低头,随着团团拉的方向走过去。

待走到一只破竹篓下,团团才放开苏齐月的衣角,跑进竹篓里,从竹篓里叼出一块衣料。

苏齐月见状,立刻将那块衣角放在手里,端详了片刻,“是月娥衣服上的衣料,我今晨看到她穿的,她还说上面绣着红梅,就像清风你府上的那些,她那日和娉婷出去采买,看到后专门裁来做的衣裳。”

苏齐月说完,团团又蹭了蹭她的衣角,她像是意会到了什么,将衣角还给了团团。

“团团是可以带我们找到月娥吗?”苏齐月抚了抚团团的头。

团团使劲蹭了蹭苏齐月的手,似是做了回答。

“团团每日与娉婷和月娥朝夕相处,是识得她俩的气味的,眼下没有办法,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苏齐月转头跟顾清风说道。

“这不失为一个办法,那就试试吧。”顾清风走到苏齐月的跟前道。

团团叼上衣料后,忽然严肃起来,只见它左嗅嗅,右嗅嗅,便朝着一个方向奔跑。

“清风,跟上团团!”苏齐月立马跟着团团的脚步。

“喂!”顾清风朝着一边看戏的司空予喊道,“你要不要跟过来,再杵着,就杵成雪人了!”

“知道了!”司空予说完又跟上了两人的脚步。

团团很快就在一件破瓦舍面前停下了,它眼神凶狠,朝着瓦舍吠了几声。

苏齐月走进瓦舍的院子,立在门边往门缝里瞧去。

“可惜了,就抓住一个!”一猥琐大汉将蒙在月娥眼上的布条摘下,“不过这小娘子长的真水灵啊!”

说完,大汉就朝着月娥的脸上摸去。月娥眼中满是怒意,将脸往边上一撇。

“哟,还敢瞪你爷爷!”大汉将月娥口中的布条扯下,“脾气倒是挺倔的,怪不得有人想要你的小命呢,定是说了些不该说的吧!”

“你跟她废话什么!”另一大汉也已经扯上了月娥的腰带,“赶紧爽快爽快,然后送她去见阎王,不然太可惜了。”

“呸!”月娥往扯腰带的大汉脸上啐了一口,“你们这些达官贵人的走狗,有本事一刀痛快了结了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揽月照高楼》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