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朱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尚品中文网sp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沈不言没有说话,伸手来扶。

李幼悟叹了一口气道:“你这说话做事,该过些脑子了。你看今日,这农户本就因常年征战,交了不少粮食上去。家中清贫,平日里是连菜都吃不上的。今日却特意炒了些来招待,你却掉头就走。你若是吃不下去,大可以回头同我说,等这回回去我带你吃些好得就是。”

李幼悟被扶到床榻上后,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腿上一凉,裤腿被卷了上来。

她楞了片刻,毫不犹豫抬脚踹了过去。

沈不言没有任何防备,挨了一脚闷哼出声。

李幼悟急道弯腰放下裤脚,训斥道:“平日里怎么告诉你的,我不用人伺候。”

沈不言摔在地上,举着跌打药的手顿了顿。黑暗中,他望向她道:“我不知道。”

李幼悟听到这声音,也不由呆滞住了。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吹出火焰后靠了过去。

火焰靠近,被踹倒在地沈不言有些尴尬得扭过头去。

“不言?”李幼悟惊道:“你怎么在这!”

李幼悟上前扶他,却见沈不言剑眉微蹙,忽然将唯一的火焰吹灭。黑暗之中,他的手轻巧环住李幼悟的腰,翻身一滚来到了床下。

床下空间很窄,他整个人压在上方,俩人之间没有空隙。李幼悟有些抗拒得去推他。

“别动!”沈不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慌乱的脚步,房门被猛地踹开。

李幼悟吓得浑身一颤。

“就是这个人,绝对是官府派来的!”是那老头的声音。

有人走上前来,摸了半天。冲院子外喊道:“族长,没有!”

“怎么会没有,我看着她进了屋子。”那老头骂骂咧咧上前摸索了一番,“不在床上,莫非躲床底了。”

说完就颤颤巍巍的要弯腰来看。

李幼悟到底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哆哆嗦嗦得打颤。

沈不言压制着她,感觉到她的不安,手缓缓放在了腰间的匕首上。

“爹!”方于氏看着一屋子的人尖叫道:“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老头扶着床榻,骂道:“你个扫把星,就是你将他们引回来的。”

“爹,他们是救了囡囡的恩人啊!”方于氏跪下哭道。

老头呸道:“什么恩人,不过一个女娃子。我当时就说不救了,埋了算了。你非不听,最后我儿为还那女娃子去长安城的钱,去参了军,再也回不来了!”

老头说到后面也开始嚎啕大哭。

方于氏给老头磕头求道:“爹,媳妇求您了。他们真的不是官府的人,您别再闹了。”

“不闹,好!”老头摸了把眼泪道:“你个扫把星带着你那个小扫把星给我滚!”

方于氏震惊抬头去看公爹,却因俯跪在地上看见了床下的两人。她深深吸了口气,黑暗中看不出她眼中的慌乱。

李幼悟有些惊讶,在他身下挣扎着想要出去。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没田没房的,怎么可能活得下去。

院外有人嚷嚷道:“族长,找到了!在马车上!”

房内人很快一哄而散,只留下方于氏一人跌坐在地上。

他二人从床底爬了出来,李幼悟躲在房门变上看了一眼,回头道:“是齐洪和钟牧被抓了!”

沈不言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衣衫,沉声道:“他二人不会有事的。”

李幼悟平日里的沉稳也不过是装出来,真碰上这样的事情时,心里比谁都发乱。丝毫没有在意到身上的衣冠有没有乱。

方于氏似是回过神来:“你们和我走!”

二人跟着方于氏来到后门,她将二人推了出去道:“你们赶紧走!”

李幼悟脚步一顿,一手抵住她要关上的后门,“姐姐,我对你有所隐瞒,我确实是朝堂官员。来此处是想知道,那个要浸猪笼的妇人被关在何处。”

“我不知道。”方于氏慌乱摇头。

“姐姐,家族是无权定人死的,只有官府查明真相,才能定罪而论!”

李幼悟柔声劝道:“姐姐,等我查清楚这件事。我就带你和囡囡去长安。”

她很喜欢囡囡,这话是真心的。

沉默片刻后,方于氏抿唇道:“囡囡是不会走的,我也是!”

说完手上的力气大了起来,猛地将门一带。李幼悟自是比不了她这般下地干活的力气,眼瞅着门就要被带上了。

她咬牙道:“沈不言……帮忙啊……”

沈不言瞥了一眼脸蛋憋得通红的李幼悟,将匕首拔出架在方于氏的脖子上。居高临下的开口道:“你不说,我现在就去杀了你的女儿。”

方于氏呆了一瞬,没料到他身上竟然有匕首在。手上的力气慢慢松了下来。

李幼悟连忙配合直击方于氏心底的防线,道:“她才只有两岁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