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知禾最终是被敲晕的。

她醒来时是在一间简陋的柴房,这里连一扇窗都没有,不过门缝里透出的光可以判断现在是白天,那就还有时间。

谢知禾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看样子很是恶劣,甚至还有蟑螂和老鼠,看样子这人实在是不把她当什么人看。白使的美人计,这人简直铁石心肠,居然会把一个女孩子仍在满是蟑螂和老鼠的房间。

看样子实在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

不过还好,谢知禾并不怕这些。而且她也不是第一次在柴房里过夜了,谢知禾小时候没少被关柴房。

那么为什么她一个恪守规矩的小姐会被关柴房呢?哪怕她再不讨喜再被人轻视好歹也是个小姐啊,怎会无缘无故被关柴房?

其原因在于她这个恪守规矩的小姐身边有个不怎么守规矩的丫头。

纤云小时候脾气爆,也很是反叛,爱恨喜怒全在脸上,要是被欺负了,哪怕对方实力地位再高,她也要变着法儿报复回去,也因着这性格,她经常被罚在柴房关禁闭,几岁的小姑娘当然害怕了,所以谢知禾会悄悄去陪她。

两个人在一起就没那么怕了。

两个小姑娘甚至无聊还抓起耗子玩,谢知禾甚至还动了解剖老鼠的打算,但是被纤云拦下了,“小姐啊,我求你,放过我吧。”

"我只是想解剖下耗子,看看它里面的心肝脾肺肾什么的,没想干什么的。"小谢知禾一本正经且一脸无辜道。

“……真的很恐怖。”一向胆子大的小姑娘却在此刻变得怂了起来。

“那好吧……下次关禁小柴房时,我还是带几根针来吧。”

“带针来干嘛?”小纤云一脸困惑。

“我试试练习扎针。”小谢知禾一脸骄傲。

“……”小纤云最终摇了摇头,天知道为什么她这个温柔似水看上去跟软柿子似的小姐怎么动起针刀来是一点不眨眼啊。

“不过你哪来的针啊?”小纤云突然反应过来。

“做针线活儿用的针啊,正好收集起来研究练习针灸之术。”小谢知禾扬起的嘴角带着些许的得意。

这时的小纤云才意识到,她家这位唯唯诺诺的小姐,其实没表面上看起来那般乖顺,也藏着一颗反叛之心,而且这种反叛之心不比她少。

大盛国不崇尚女子读书,也就只有高门大户的女子会识字有读书的资本,但她们要读的书其实也只那么几本,上学的话上到十岁便不用上了,像慕娩那种诗书棋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只在少数,高门大户的女儿还是更注重礼仪的教养以及如何当好主母把握掌控家宅的道理……不过王氏当然没想让谢知禾嫁一个好人家,她也根本不管谢知禾这个庶女的前程,能让这个孽种活着已经很显得她大发慈悲了,别说教导她这些了。

不过正因如此,小谢知禾也有了自己生长的空间,她喜欢把自己埋在各种杂七杂八的书海里,旁人来的时候又装作是背女戒的样子。

小时候对医学感兴趣,于是经常对着刺绣上的图案想入非非,她经常会幻想着眼前这副牡丹是人-体的样子,然后回忆书上的那些穴位在哪些地方……旁人看了只觉得大小姐真是对女工上心。

这两件事王氏大概也有所耳闻,不过她对此不屑于顾,“以为这样就能找到好夫婿了吗?做梦!”

但看着自己亲生女儿这副娇蛮任性的样子,王氏还是在意了些。

之后王氏专门请来宫里嬷嬷教养府里姑娘规矩,主要是给谢知蓉叫的,谢知沐当时还小也被迫参与了,还有她的几个侄女,就当做个人情……唯独只有谢知禾没被叫去,她是被彻底忽视的,也可以说是王氏特地将她忽视的。

这是将来当家主母该学的,要她一个庶女来上课干嘛?

王氏的意思和态度不言而喻。

大家的态度也跟主母一样,虽然都是小姐,但谢知禾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小姐。

当时没少丫鬟拿这事暗讽过谢知禾,还说她是庶女不配和那些嫡女享受同样的资格。

当时的小纤云为自家小姐抱不平,但是谢知禾本人毫不在意,“纤云,再陪我找几只耗子吧,我还是想解剖看一下。”

“……你放过我吧,小姐。你这样我都有点怀疑你进柴房是为了陪我还是陪耗子了。”

***

不过这间柴房的老鼠过于多了,而且这里的老鼠不像是长期在这里久呆的,倒像是被人临时抓进来的。

哪家老鼠会在这种没粮食还有些干燥屋子里呆啊。

就算有,也不至于这么多。

而且她也没找到什么老鼠洞,这就是个封闭的空间。

看来是那个人故意把她关这里,放那些老鼠蟑螂吓她的。

谢知禾轻蔑笑了一声,瞧不起谁呢这是?还说她自作聪明,今天她谢知禾就要让那个人知道到底是谁自作聪明,妄自尊大了。

她看中了那个窗台上那个落满灰的瓦罐,只要弄碎瓦罐就可以利用这些碎片划开她身上的绳索。

谢知禾看着绑缚她手脚的绳索,心道这人还真是没品,对于她这么一个“弱女子”又是卸武器又是捆绑的,还把她关在这么个屋子里。

九韶倒是完全不同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红颜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