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夏是高考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杯倒的。

谢师宴上,他向一直对他关爱有加的老师敬酒,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和现在的他一样。

他的头昏昏胀胀,仿佛顶了千斤的重量。

喉咙也涩得要命,简单发出一个音节,嗓子就像被刀割一样。

乔夏眯着眼,手撑着床头柜行动迟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重重坐下的那一瞬,屁股传来火辣辣的痛,腰也酸得不行。

乔夏被痛清醒了。

他一把扒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现实让他几近昏厥——

他穿的衣服不是昨天那套衬衣,而是一件宽大的白色居家服,堪堪遮住他的大腿。

大腿处还残留着红色的手印,满身的酸楚也做不了假。

乔夏只记得自己坐上梁语竹的重型机车亲他那颗痣的情景。

宿醉后的酒中菜鸟对于记忆里最后一个画面额外印象深刻。

是他勾住了梁语竹的脖子,把他拉倒自己眼前,他的手指微张,搭在梁语竹后颈时,不是蛮横冲撞的,而是带着亲昵的轻轻触碰,他还故意用指尖勾了勾那处敏感的皮肤,然后他吻住了梁语竹的那颗痣。

男人的喉结碰不得,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脑子里嗡嗡作响,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声音,这些声音在他脑子里各自为战,却又重复着同一句话。

“你主动和梁语竹酒后乱/性了。”

意识彻底回笼后,乔夏含着赴死的心情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

极简的现代装修,整个房间以黑色元素为基调,开阔的落地窗被薄纱罩着,丝丝缕缕的晨光流窜进来,将整个房间映得亮堂,驱散了原本的冷冽。

床是宽大的,被套是柔软的,还溢着舒适的清香,乔夏的心却比十二月苍茫的雪还要寒。

卧室外传来拖鞋趿拉的声音,乔夏拖着半残的身体,忍着不适,迅速藏进了被子里。

他拒绝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醒了?”梁语竹停在了床边。

乔夏装死。

“你的衣服我已经洗了。”

乔夏继续装死。

躲在被子里他有些呼吸不畅,于是他悄悄在头顶敞开了一条缝隙。

“你的萨摩耶我也遛了。”

“昨晚,早上,两次。”

!!

乔夏猛的掀开了被子。

遭了!

他居然忘了家里还有个罪魁祸首没有投喂。

“我已经喂过了。”

“哦……”乔夏浑身紧绷的劲儿卸了,尴尬地靠在床头。

梁语竹穿着和他同款的栗色家居服,手里端了杯牛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