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羽用肩膀碰碰俞忆南,两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光明正大的交头接耳起来。

“这就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那个‘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打的宣传旗号是新时代的曙光。”

说到这,俞忆南神色有点微妙,展羽见俞忆南不说话,好奇看向自己的八卦小伙伴,满脸带着快说快说的神情。

“目的想要解散曙光,就连里面的人员配置和职位都和曙光设置的一模一样,咱们去年的经费就差点让这帮孙子截了胡。”

展羽挽了挽袖子,就准备上前,被俞忆南一把拉回来:“你看看给你说了你就急,这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这事还没讲到重点,后面的你要不要听,不要听我就不说了。”

“还有重点?我的好南姐,我求求你一次讲完好不好?”

通过俞忆南的描述,现在这个“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居然和明泽安那个曾经的爱慕者有关系。

那位女士现在的伴侣,就是“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这也太儿戏了吧,就为这种事情,他们就给咱们下绊子?”

俞忆南摇摇头,一旁的齐归也走过来:“自然不止因为这些,曙光的威信越高,对于那些掌权的和高层就越不利。”

“之前的大灾变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还尚未可知呢。”

齐归的脸上浮现出讥嘲的神色,眼神却冷的不行:“那些人怎么会认识到错误呢,只会觉得自己时运不济罢了。”

与此同时,被困在楼里的沈鸢柊以及住户,发现最严峻的问题是食物,好多人并没有在家储存足够多的食物。

隔壁的小夫妻的争吵声隔着墙就能听见,无非是最后一块面包的归属。

处在怪谈的空间内,人似乎比往常更能感受到恶意,而突然阴沉下来的天气,却更让人觉得担心。

巨大云团在阴暗的天气下看起来越来越低,几乎要压在楼顶之上。

闷热感以及风中传来的泥土腥气,都预示着今晚可能有雨。

看来这几天没有人触发【规则】,这个怪谈的本体已然有些等不及。

二十点整,一阵电闪雷鸣之后,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啪啪作响,整个楼道除却风雨的声音,再无其他。

看样子其他人也都在按兵不动,生怕在不经意中触犯【规则】。

沈鸢柊也从曲同尘的口中得知,“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也派人过来处理这个怪谈,让沈鸢柊不要有压力。

国家怪谈处理特殊部门?这个名字多少听起来有点熟悉,究竟是在哪里听过亦或是见过呢?

等听到袁队长的时候,沈鸢柊的表情扭曲起来。

这不是原著里那个继沈鸢柊之后,致力于给男主找点事,给曙光添点堵的炮灰二号吗?

此人堪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战斗在激怒怪谈的第一线,主打一个损人不利己,用生命找茬。

这还哪里能安心,就在此时“咚、咚、咚!”的声音再度响起。

什么叫说曹操曹操就到,这回可好了。

带着全副武装挪动到门口,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猫眼,透过手机,沈鸢柊并没有看到梦境里那双血色的眼睛。

之前见过的那个初中女生浑身湿透的挨着个敲门,隔壁门前以及楼道上的夹杂着红色液体的水渍。

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明显,被灰白色的地面衬托的十分诡异。

女生的腿无力的搭在地上,向前一点一点的挪动,女生身后不远处站着穿着雨衣的人。

雨衣人的袖子看起来不大自然,像是塞着什么东西,不紧不慢的保持着和初中女生的距离。

“求求...求求你们开开门...求求你们......”

“咚、咚、咚!”

“求求你们...救救我...”

“咚、咚、咚!”

“求你们了...开开门...救救我,我不想死...”

女生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每次敲门失败,那个穿着雨衣的人都会在女生身上扎一刀。

隔壁有细微的声响传来,却又很快消失,只听到模糊不清的几个字“别...谁知道...自己...哪...”

见始终没有人愿意开门,女生眼睛里的光芒熄灭,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鲜血和地上肮脏的泥水混合。

沈鸢柊站在门后,双手死死的扯住自己的衣摆,那一声又一声哀求砸在心上,闷痛从胸口扩散开来。

不知道是汗水亦或是泪水的咸涩液体蛰的眼睛发痛,腥甜的气息在口腔中弥散开来。

理智告诉自己,这有可能是陷阱,是危险,感情却驱使使自己自己的身体想要出去。

“沈鸢柊,听到回答,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曲同尘的声音将使得沈鸢柊恢复了一丝清醒:“有个初中女生触发【规则】,在门外求救。”

“初中女生?”

“......是,初中女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炮灰她不想当怪谈的爸爸》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