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轻带笑迎着:“将军回来了。”

萧屿在她旁边找了位置落坐,审视过棋盘后说:“惊蛰这棋下得……”一时半会儿他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我来陪你下一盘吧。”

沈轻却说:“不如这样,我用惊蛰的棋,你用我的棋,如何?”

惊蛰有些意外,却也站起身让了位置:“那怎么行,我这棋已经被夫人杀得无路可走了,还怎么下?”

萧屿也不想占了便宜,哪有大男人下棋还要女人让的,但又见沈轻眼神坚定,毫无让步之意,也只好答应:“先说好了,这局若是我赢,也不算我赢。”

沈轻若有所思:“赢就是赢,怎么不算,将军只管全力就是。”

方才本应是惊蛰下的,沈轻接了她的盘,说话间她已落下一子。

萧屿直呼:“好一招起死回生。”

棋盘上萧屿在进攻,沈轻问着他:“大理寺的事都处理完了?”

萧屿未答反问:“你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沈轻亦如此,不答,自说自话:“是有人有意为之,若真如此,今后要多加防备。”

萧屿再次落子:“锦衣卫想要用守备军拿我的错。”

沈轻落子后闻言有些疑惑:“锦衣卫,锦衣卫直辖天子,与将军有何仇怨?”

不知不觉沈轻的棋招破了原来的局势,萧屿眉目微挑勾起笑,本应输掉的棋局竟真能起死回生,心里想着这夫人还有多少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世家里的关系盘根错节,锦衣卫也不过是其中利益的产物,若表面上得罪了一家,实则已牵动了无数利益关系网,明面上能看到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暗地里谁又知道会牵扯出什么。”

“不过轻儿这棋招,果然走的漂亮。”

沈轻瞧着棋盘,思量须臾,再想怎么出奇制胜,摆在眼前的有两条路,一是敌进我守,二是破釜沉舟,虽铤而走险,但胜算却大。

倘若保守进攻不一定能拿下这局,棋子还在手里捏着,她端详着萧屿,萧屿笑意盈盈,也不崔,任她思考,最终沈轻选择了第二条路,破釜沉舟,她想赌一把。

萧屿似表面上摸不清她的意图,歪头瞧她,说:“这么好的进攻机会,夫人何至走这步险棋呢。”

“将军下就是了。”沈轻志在必得。

萧屿在棋盘上落下最后一子,这一子已在沈轻的意料之中,一切都按照她的计算进行中,沈轻捏着的棋子落下:“将军,你输了。”

惊蛰和白露在一旁观棋,还未反应过来,惊蛰只道:“夫人神来之笔,我怎么就想不到还可以这么下。”

“我输了。”萧屿输了棋,语气里却是宠溺,双臂撑起身子,上半身已越过棋盘,清澈如水的双眸凑近沈轻,沈轻下意识往后移开舒适的距离,却被萧屿伸出的手掌捏住下巴。

“输的不是棋,”他一字一字说,“我—是—输—给—你—了。”

沈轻嫣然一笑:“我就说嘛,以将军的才智怎会发觉不了,我这两步虽险,走得出其不意,你定会有所察觉。”

萧屿接着她的话,又凑近了一些:“你在睹我,舍不舍得杀你。”

沈轻感受着他的气息,笑得有些得意:“多亏将军手下留情了。”

惊蛰这才恍然,在一旁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萧屿听到沈轻的回答这才满意坐回自己位置,懒懒地应道:“你若跟我睹,那永远都是你赢。”

沈轻不再说话,可心里却欣喜得很,这棋睹的是萧屿的心,她打心底猜透了萧屿会容她走这一步,才敢下此棋局,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她是胜在人心。

沈轻心里还是挂着正事,纤细的手指落在棋盘上,“棋局里的险象环生可以破,将军如今的处境也可破,有心之人要害你,这次没得手,还会有下次,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萧屿也正有此意,不曾想沈轻竟然与自己心意相通,明白自己所想,可又不愿让她参与进来。

萧屿抚摸着她的发,安慰道:“朝中的事,我自会打理,你无需跟着操心。”

沈轻却不这么想,她既已嫁给他为妇,就不能置之不理,“夫妻本是一体,荣辱与共,将军在前朝厮杀,我却只能在后院贪图享乐,我做不来。”

萧屿听着只觉沈轻心里有他,便顾着乐,什么都能答应,嘴里念着那句“荣辱与共”。

萧屿说:“一年前皇上让我接管守备军,守备军那时是个烂摊子,没人接手,便指派我去,后来我才知为何无人愿意接,禁军和锦衣卫都是皇宫御用的,何等威风,里边的人都是世家子弟,最差也是旁支,守备军弃如敝履,人人都要退避三舍,自我接了守备军以来,动了不少人的利益,他们便视我如洪水猛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吾为卿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