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尚品中文网】地址:spzww.com

“长安,临近京城,恐生变故,一切小心。”沈平山特地纵马绕后来到齐朔的跟前,一番叮咛。

齐朔颔首深思,似乎别有想法。

入京在即,按理说幕后黑手定不会让吕明活着平安入京,眼见着一路上大好机会却没有人下手,他是知道必有一战的。同吕明也算是出生入死,谒金门一站前期,作为战友,吕明这个人的秉性也是可观,若非逼急了,他断然是不可能冲动出现这样明显的叛离,就算之前的心计,也是背后通风报信。

可眼下看吕明一阵发疯之后冷静到满不在乎的模样,却不像是在等人来救援,反倒像是已经安心等死。这其中,是否还有什么漏掉的细节?

他与沈平山一番交谈后,又转身去找了吕明,牢车内那人闻声抬眼,颇为坦荡,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情绪,瞧这幅模样也不像是有了后路。

齐朔按捺住内心的焦急,只是淡淡地问:“听方怀弈说你逃跑的路上都在喊着官爷,不知道你说的官爷究竟会不会来救你......要不要你老实交代,或许我还能保你一命。从收关你至一路上以来,你什么都不肯透露,只是默认你的罪行,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冤屈难申?”

男子的穿着打扮俨然也是一副温文儒雅的作风,即便是穿着骑装,衣服也专心熨烫熏香,发丝就算不束,也不打结柔顺,如此模样,对比牢车内的腌脏满眼冲击。

吕明还没来得及说话,身边略显稚嫩的声音就飞快打断:“佥事你别给他的三言两语就蛊惑相信了!你可别忘了他连逃兵都敢当,甚至不顾国家安危给敌国通风报信!这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小人行径!”

齐朔在方怀弈的交接中已然得知这些事情,但还不知道真伪。当初叛逃抓捕之际吕明还一心求生,甚至还乞求,后来提及官爷和逃犯这几个关键词后整个人就完全疯癫了,想必言语刺痛,万念俱灰了。

吕明闻言,也不多辩解,只是扫了眼说话的人和齐朔,眼里满是不甘。

“齐仁!退下!没有我的允许,谁叫你随便跟过来的!”齐朔发觉了吕明的眼神变化,呵斥了那个随意插话,名唤齐仁的男子,“你别忘了,跟我出门前答应了我什么!”

齐仁立马低下了头,行礼告退,跑的迅速。不难看出一个姓氏,年纪也比齐朔小一些,许是家里的幼弟。

听到齐朔呵斥齐仁后,吕明反倒是触景生情,抬眼看着齐朔,挣扎几分,最终张了嘴,“人前少训斥几句不会丢了你的面子...”

齐朔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有关自己的,愕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他虽然是这辈分孩子中年纪最长的那一个,但终究失去了双亲,自己也是第一次亦兄亦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从前我父亲也是这般训斥我,我非但没有听进去,还落下了一身毛病,如今也是我咎由自取。但他那个老顽固,也是罪有应得......”

吕明说着就闭口不谈,仿佛自己讲多了,如同霜打的茄子再一次蔫了,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依在自己牢车前跟着队伍前进的齐朔。

齐朔深深地看了眼吕明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陷入了沉思。

父亲,这个词对他来说是有些遥远了。

从他有意识开始,他就已经没有父亲了。小时候被送到了校场里一同习武,是那一批孩子里最为年长的那一个,也是最早离开参军的那一个。那是为数不多快乐的时光,朋友亲人学习和武艺,不会有饿肚子,不会有审视的目光。

方老将军和沈平山对他很好,如同自己的亲儿子,可他知道他终究不一样。他跟着方正华出征,主帅战死疆场后他也被调到了别的地方,经历了许多这才成为了青州的卫指挥佥事。看多了人情冷暖,也收养了一些所谓的弟弟妹妹当作自己的亲人,齐仁就是其中之一。若非此次调兵谒金门,他与沈平山有机会能再聚首,可能也不会有现在。

认真的来说,他知道习武参军的苦楚,不希望自己收养的孩子也走上这一条随时丢性命的不归路,可是齐仁不听,便要偷偷跟来。这一帮孩子中多数人的父母都在上一个皇权交替间死去,留下来的都是可怜人中的幸运儿。

他知道他不应该怀有仇恨,可是如今的吕明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与所想,他也琢磨不透,也不敢琢磨。

没想到本意是为了弄清楚吕明所背负的真相,却自己陷入了情绪。其实他觉得吕明也没有那么坏,他的眼神里写满了遗憾与不甘。仍然是一样的眉眼,却因为自己的想法给他加上了善意。

“好,知道了。”齐朔轻飘飘但沉重的回应。

说完话他便跳下牢车,回到了自己的马上,往齐仁离开的方向前去,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保护好吕明,庸人自扰之。

“齐仁,”齐朔来到了齐仁的身边,“不管事情是否真假,你也不要多言议论,言多必失。”

齐仁有点惊讶,齐朔竟然在事后还来叮嘱自己,但也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快入京了,”齐朔伸手拍了拍齐仁的肩膀,“为兄到时候带你去我口中常说的京北校场赛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颂声》转载请注明来源:尚品中文网sp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