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d区天气:晴污染程度:重度污染】

沈鱼根据澜非所说下到了楼梯的最底部,看到了那扇平平无奇的铁门,她伸手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那扇铁门,不等诧异便看到了铁门之后的玻璃走廊。

“当我没有看过电影?”

沈鱼话音刚落,身后的铁门便关了上来,机械锁卡进锁芯内的声音十分的沉重。

澜非的声音及时地出现在了广播中,夹杂着一丝的电流声,“不,沈科长你误会了,你尽管通过走廊,无论是攻击系统还是防御系统,我都已经关闭了。”

“我能相信你吗?”

沈鱼说完便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了一把绳索枪,对准走廊尽头的木门扣动扳机。

索头发出一阵破空的声响弹射了出去,并抓进了门板内。

澜非无奈地笑了一声,“沈科长,相信我的诚意好吗?”

“当然当然。”

沈鱼随口应付着,她在挑选这把绳索抢的时候了解过它的抓力,有信心在索头回缩的时候,将对面的那扇木门撕下来。

沈鱼再次扣动扳机,收回了索头,木门的合页发出一声撕裂的吱呀声,不甘不愿地脱离墙面被索头带着朝沈鱼飞奔而来,她侧身抬脚将木门踹碎,随后便看到了藏在联邦地底的世界树。

“啊,沈科长原来是个破坏分子吗?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

沈鱼瞳孔微缩,她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世界树,丝毫不把澜非的调侃放在心里。

沈鱼在亲眼看到副本双体中的世界树之前,她对于世界树的了解仅限于北欧神话之中拥有三根粗根的世界之基,但是面前的世界树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

走廊的尽头是一处深渊,猩红色的热气之中翻腾着肉红色的须根,不计可数地盘踞在距离木门下近百米的地底,有几根甚至在半空中缓慢了扭动着。

沈鱼缓步走进门口,一股腥热的气息扑鼻而来,“这是......世界树?”

“不应该说的这么绝对,这只是世界树在路西法区的一个分支,它一个拥有三个分支,分别处于三大区的地底。”澜非说,“怎么?沈科长在米迦勒区没有见过吗?”

“我一直以为世界树是科技的产物,毕竟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世界树支撑天幕的根本。”沈鱼被眼前的世界树震惊得声音发颤,“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世界树居然是异形生物!”

澜非沉吟了片刻,“对于米迦勒区的教育、甚至是整个联邦的教育,世界树确实是支撑天幕的根本,它不仅是天幕的根本,还是联邦的根本。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并没有哪本书明确表示世界树是科技的产物。世界树的本质确实是异形生物,这种异形生物惰性非常的高,只要我们给它投喂一定的食物,它就会在它所处的范围内展开一种类似于屏障一般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就是天幕。”

沈鱼蹙眉,“食物?什么食物?”

澜非如实道:“活物。”

沈鱼听着澜非的答案,顿时如坠冰窟,在她的心里逐渐对联邦勾勒出了一个基本形态,“你知道我这次来路西法区是为了什么吗?”

“当然,我这里有现成的污染检测数据,可以亳无所求地交到沈科长的手中。”

沈鱼沉默地看着脚底下的世界树,路西法区位于联邦的最外围,这里有联邦最密集的人口,能接触到大量的异形生物,这两样东西随便拿出一样来都能称为喂养世界树的活物,但是路西法区却维持不了最基本的天幕。

相反,联邦行政部却要求本就人口爆炸的路西法区再次提高生育率,但是联邦国安部的瓦莲京娜部长却是反对这件事情的,这样沈鱼觉得有些可疑。

沈鱼开口问道:“这些年路西法区因为异形生物突击而死去的战士、平民的尸体都运往了米迦勒区?”

“沈科长,似乎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这样以来我似乎也不需要再跟您解释一些了。”澜非说,“这就是我们反叛军的本意。”

沈鱼耻笑了一声,“可笑,真可笑。反叛军成功推翻联邦政府之后,依旧需要世界树的支撑,这样以来澜队长又该如何应付?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需要我的帮助,我只是一个技术人员,但是世界树根本不需要世界树的支撑。”

澜非的声音中突然夹杂了一丝的狠意,“当然是把米迦勒区的人全部俘虏起来,平民投入路西法区的世界树,异能者让他们全部出去猎杀异能生物,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自食恶果。”

“啧。”沈鱼有些不耐烦地说,“人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跳出固有思维的怪圈去开辟新世界呢?”

“你说什么?”

沈鱼勾了勾唇角,她迅速扫了一眼这处天然溶洞,世界树上的红光将黄白色的溶洞映得如同人类内腑,血色、温热又充满生机,木门外延伸出一步远的石阶,绕了整个溶洞一圈。

沈鱼将脚边散落的稿纸拿起来收进了口袋中,凭借着稿纸的颜色来看,它遗落在这里似乎已经有些岁月了,上面泛着与溶洞相似的颜色,而她只来得及看到手稿上的第一句话——口口口口是一种病毒。

“我说不可以哦,我刚合法不久的丈夫可是精神系的异能,他没办法出去猎杀异能生物,如果他受伤或者死亡的话,我会很伤心以及难过的。”沈鱼随口胡诌道,“不过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吗?”

“你的合法丈夫?精神系的异能?”澜非的声音中充满了疑惑,“靳安年吗?他对外的异能是精神系吗?可是我得到的情报却是[异形],他真的是你的合法丈夫吗?为什么这种事情都欺瞒你?”

沈鱼面色逐渐凝重,她眉心处的一道褶皱深深地压了下去,“[异形]?居然是[异形]吗?”

澜非十分满意沈鱼的语气,他重复了刚才的话,“这样的话,你还会说不可以吗?沈科长,你非常的年轻、漂亮,只要你想,勾勾手指的事情,什么男人不会成为你的裙下之臣?”

沈鱼蹙着眉随口回道:“挑男人嘛,当然不能只看外表,能力、品行都在考虑范围之内。”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