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倒破碎的遗迹守卫,浸染白雪的血液,于刺骨寒风中升起的火焰吞噬着纸张,精心保存的证物和文字被焚烧殆尽。

他们在最为顺利之时跌落低谷。

‘他’贴身保存的讯息在混乱中被偷走,最后的结局不言而喻。

又是一次失败。

他们失败了太多次,可能再也没有成功的机会了。

元清看着安弗塔斯突破重围,带着‘他’躲进了一处狭小的山洞。

为了确保备份的到手,‘他’身上的厚重的衣服也剩不了几件,还是安弗塔斯将自己的斗篷披在‘他’身上,至少不会让‘他’被冻死。

元清跟着两人进了山洞,焦急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的脸被冻的惨白,嘴唇没了刚刚意气风发一般的红润,红色的双眸半阖着,身上再没有除了洁白之外的色彩。

骑士抽出铠甲内的里层,将刚刚一同记录下来的纸张放在‘他’眼前。

“大人…我这里还有一份,”他第一次用这样颤抖的声线说话,“不要睡…不要闭眼,我们再坚持一下,法师大人还在等着这份情报。”

“我们的家乡还需要拯救。”

“哈…安弗塔斯,我还是第一次见你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努力笑了几声,安慰伤心不安的年轻骑士。

元清看见‘他’努力睁开眼,将骑士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偏过头:“不是说能为我献上一切吗?”

“之前那么大胆…现在就不敢了?”

站在元清的角度,他能够看清对方眼里的落寞和挣扎,对方手上只凝聚了一瞬间的光粒,以及珍重保护着、却又在此刻被丢弃的湛蓝色胸针。

蓝色的光芒被雪花掩埋,就像掩埋了一段再也无法拿起的情感。

安弗塔斯强颜欢笑:“是,我会为您献上一切。”

【但也求您多看看我,好不好。】

‘他’主动抬起手,贴上了骑士俊朗的脸庞,“如果我们能回去,你愿意来我身边保护吗?”

“我愿意!”

-

躯体的火热无法通过厚重的衣服和铠甲传递,元清在看到安弗塔斯拆掉身上的铠甲之时就匆忙地跑了出去。

这人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在做了那种事之后,身体变好了起来?

元清尽力不去想象山洞里面都会发生什么,用内心的疑问来转移注意力。

汹涌狂暴的风雪将山洞入口掩埋,也将四散的血迹稀释消解。

元清估摸着时间,在洞门口站了一会儿,确定没什么声音后才走了进去。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元清开始对自己的种族产生了怀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超神:文明崛起

超神:文明崛起

撒娇的野狗
在弱小中崛起,在混乱中盛放,神权时代已然落幕,谁敢自称“神”?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
言情连载328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