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外依旧飘着大雪,娉婷与月娥一早就出门买菜,说是见不得苏齐月的顾清风忧思,她们自行出去多备些年货。苏齐月本想阻拦,让她俩避避风头,只是一个不留神,二人就挎着竹篮往菜场去了。

“是在哪里被掳的?”苏齐月急言令色道。

“就在那卖卤味的张大嘴不远处,我们见着今日长史大人来访,本想买些卤味待客,没想到有两个贼人突然抓着我们的手不放,要不是团团死死咬住拉我的那个贼人,让我有机会挣脱开来,怕是我也要被......”

“你就留在铺子里不要出去,凌霄,保护好娉婷。”未等娉婷说完,苏齐月已经率先冲到菜场去了。

跟在她后面的是努力奔跑的顾清风,以及追赶顾清风的司空予。

张大嘴的卤味店外有一小巷,平日里可以抄近路不从河边走,那样铺子到菜场的距离就短些。只是小巷狭窄,不好走,娉婷与与月娥二人见雪越下越大,便想抄近路回铺子,没想到早就有歹人悄悄地跟在了她们身后。

雪下得很大,苏齐月因匆忙也未来得及撑伞,此刻头发早就已经被大雪浸白。小巷里没有人,只有团团躲在一破竹篓下等着众人到来。

“团团!”苏齐月朝着它喊了一声,团团听到苏齐月的声音,赶忙跑过来,亲热地蹭了蹭她的衣角。

团团是之前苏齐月和顾清风遇到的那条扯着下水的大狗,众人瞧着可怜,就将它与它的孩子都收养了,大狗取名为团团,小狗取名为圆圆。两只狗每天也算帮着照看着铺子,其乐融融。

苏齐月仔细查看了一番小巷子,大雪已经将任何人的脚印都覆盖了,根本瞧不出他们将月娥掳去了哪个方向。

顾清风和司空予气喘吁吁,姗姗来迟。

“月儿,怎么样了?”顾清风看着在原地查看痕迹的苏齐月,开口问道。

“不行,脚印全被大雪遮住了,看不清。”

雪下得极大,苏齐月有些自责,看着这满地的大雪,她早该将二人好好保护起来的,苏齐月狠狠地向墙上砸上一拳。

一旁屋檐上的雪被苏齐月砸得掉落下来,落在竹篓上。

“月儿!”顾清风赶忙上前握着苏齐月的手,将它捂进自己的手里,“你先别激动。”

雪落在苏齐月的眼睫,她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场大雪,也是那样寒凉,苏齐月将头往顾清风的怀里一靠,“清风,我是不是很没用。两年前我护不住我的家人,两年后,我还是护不住。”

“不是你的错。”顾清风将苏齐月用力的揽在怀里,用手拂去她头上的雪,“月儿很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不是你的错。”

“我想我父亲了。”望着这满天大雪,坚强了两年的她,第一次用苏齐月的身份露出了她的脆弱。

司空予站在大雪中看着抱着的二人。

嗯,我真多余。

一旁的团团忽然咬住了苏齐月的衣角,想要将苏齐月拉倒一边去。

苏齐月低头,随着团团拉的方向走过去。

待走到一只破竹篓下,团团才放开苏齐月的衣角,跑进竹篓里,从竹篓里叼出一块衣料。

苏齐月见状,立刻将那块衣角放在手里,端详了片刻,“是月娥衣服上的衣料,我今晨看到她穿的,她还说上面绣着红梅,就像清风你府上的那些,她那日和娉婷出去采买,看到后专门裁来做的衣裳。”

苏齐月说完,团团又蹭了蹭她的衣角,她像是意会到了什么,将衣角还给了团团。

“团团是可以带我们找到月娥吗?”苏齐月抚了抚团团的头。

团团使劲蹭了蹭苏齐月的手,似是做了回答。

“团团每日与娉婷和月娥朝夕相处,是识得她俩的气味的,眼下没有办法,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苏齐月转头跟顾清风说道。

“这不失为一个办法,那就试试吧。”顾清风走到苏齐月的跟前道。

团团叼上衣料后,忽然严肃起来,只见它左嗅嗅,右嗅嗅,便朝着一个方向奔跑。

“清风,跟上团团!”苏齐月立马跟着团团的脚步。

“喂!”顾清风朝着一边看戏的司空予喊道,“你要不要跟过来,再杵着,就杵成雪人了!”

“知道了!”司空予说完又跟上了两人的脚步。

团团很快就在一件破瓦舍面前停下了,它眼神凶狠,朝着瓦舍吠了几声。

苏齐月走进瓦舍的院子,立在门边往门缝里瞧去。

“可惜了,就抓住一个!”一猥琐大汉将蒙在月娥眼上的布条摘下,“不过这小娘子长的真水灵啊!”

说完,大汉就朝着月娥的脸上摸去。月娥眼中满是怒意,将脸往边上一撇。

“哟,还敢瞪你爷爷!”大汉将月娥口中的布条扯下,“脾气倒是挺倔的,怪不得有人想要你的小命呢,定是说了些不该说的吧!”

“你跟她废话什么!”另一大汉也已经扯上了月娥的腰带,“赶紧爽快爽快,然后送她去见阎王,不然太可惜了。”

“呸!”月娥往扯腰带的大汉脸上啐了一口,“你们这些达官贵人的走狗,有本事一刀痛快了结了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女相有个小尾巴》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今日雾宜

今日雾宜

伞上星卷
【正文完结!】【下一本《不听雨》,求个收藏,wb:@伞上星卷儿】[破镜重圆/浪子回头hzc/校园到都市]白切黑男绿茶x温软倔强南大新生入学第一天,景峥光凭一张侧脸照就在论坛上杀疯了。天之骄子的景峥,情书收到手软,被众多女生追逐,却似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程雾宜见过他逗弄其他女孩、也见识过他暧昧又轻佻的样子。两个人毫无交集,像是全然不认识一样。直到偶然一天,两人的亲密照被爆出来。大家终于知道,原来他们
言情连载46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