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影绰绰,琉璃盏中烛火“噼啪——”一声发出细小的爆鸣声,司徒琰立在灯影下,半张脸孔隐在阴影中,被昏黄的烛光照亮的领半张脸上在一瞬间闪过一丝委屈受伤……

如此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玩世不恭的王爷脸上……

林琬猛地一怔,下意识反驳道:“并不是,虽然王爷不在乎世情小节,如此我行我素的举动,不免招来非议,您身为王爷,尚有人敢于犯上直言,我一介小小武官,又会招来何种非议?我只是担心……”

林琬的话瞬间拉回了司徒琰濒临暴走的理智,他敛目望向那双毫无躲闪之意的黑眸,眸光微动,突然后退了几步,直到彻底将整张脸隐入黑暗之中,让人再看不到他的神情。

“如此说来,还是本王的错了?”说着,黑暗中的人影抬手捂住上半张脸,扭头垂首低声道,如往日一般华贵的语调如静夜里的丝竹般缓缓响起,“抱歉,方才我情绪有些失控……”

“不……”林琬缓缓从塌上爬起,双掌撑在身后支在塌沿,不自觉攥紧了一直护在右手掌心的青瓷小瓶,望着躲在黑暗中似乎在努力平复情绪的司徒琰,心口涌上一阵莫名的情绪……

她无法分辨这中有些慌乱又有些气恼还有点想逃离眼前这个人的视线的情绪到底是因何而起,但她知道这种新奇的感觉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

前世因为孤儿的身份,她从小就被师傅捡回深山中隐居,生活中除了师傅就是修炼,后来学有所成,为了进入更高的境界,又多是在各种遗迹中冒险,从未有异性如此接近于她……

这一世,因为女扮男装的缘故,更是从一开始就开始与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知道自己秘密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就是忠心的下属,不知道秘密的人,从一开始的关系就被限定在了朋友的界限内。

所有人,在一开始就已经被林琬在心里清楚地划定了应该所在的位置……

至今为止,也只有一个司徒琰,捉摸不定,她无法清楚地定位对方——说是友人,他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说是赏识提拔她的上司,对方有时的态度又太过暧昧不清;说是觊觎美色的纨绔之徒,对方虽然言语上多有挑逗,行为却始终克制有礼,并无一般好色之徒的淫邪举止……

虽然暂时没办法想清,林琬却并不准备将自己困于这个现在难解的问题,她的目标很明确,并不准备花费过多的经历纠缠于此。

“是下官失礼了……”

两个人,一个在塌上,一个隐在黑暗中,都将自己方才从密闭的外壳中泄露出的真实内核迅速封闭,又回归回往日里的模样——一个是玩世不恭、任性妄为的王爷,一个是前途有为、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

两人相顾无言,空气如同被冰冻住了一般凝滞,虽然谁都没有说明,但在一明一暗中相互对视的两人都知道,对方此刻都戴上了最为完美的“假面”,各退一步,恢复了往日表面的平静。

“怎么——”司徒琰从暗处走出,来到放置着大氅的圈椅旁,随手将之披在肩上,遮住了敞开的里衣,也将蔓延到肩颈处的红肿遮盖的严严实实,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睨着依然呆呆坐在塌上的林琬,回身斜坐在圈椅之中,如同丝绸一般滑腻的声音盈满笑意,“小林将军是舍不得自己的药了?”

“怎么会!”林琬淡定起身,将青瓷小瓶轻轻置于塌上的案几之上,“这是我特意配置的疗伤圣药,只需轻轻薄涂于伤处,不消一夜功夫,即可痊愈……”

司徒琰挑了挑眉,有些惊讶于对方所说的药物的神奇,却并未怀疑对方话语中的真实与否。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向案几上的青瓷小瓶分去一丝余光,只淡淡地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如此灵药,林将军倒也舍得……”轻轻的喟叹很快消散在空气中,他转而示意林琬坐到外侧的圈椅上——此处距离他所坐位置足有十步远,“今日之事,是本王考虑不周,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也帮林将军打消了一部分莫须有的传闻,不是吗?相信今日之后,军中应该不会有人在私下里嚼舌根,说林将军的种种怪异之举,实是因为原是个女儿身之类的话了……”

林琬心中一跳,下意识地看向司徒琰,心中却暗自奇怪为何自己没有受到类似的消息——在军中混迹的这一年,除了随身的鹤年和手底下的兵士,其他地方她好歹也交好了不少兵士和将领,也有自己固定的眼线,消息也算灵通,却从未得到类似的线报。

她的怀疑清清楚楚地传递到司徒琰眼中,却收到对方神秘一笑,伸出一根食指点了点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如同耳语般低笑道:“小林将军不会在军中交好他人就能万事无忧吧?”

闻其言,林琬从中听到了不祥的前音,但思前想后,她有法术和丹药护身,也从未在外露出什么破绽,故而稳坐圈椅中,丝毫没有慌乱,轻嗤一声,以示对如此荒谬传言的不屑一顾,冷声道。

“我从未如此想过,倒是如此离谱的传言到底王爷是从何得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尚品中文网【sp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红楼之琬若游龙》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穿书八零,对照组后妈拒绝内卷

甜糕猫猫
【感谢大家支持,防盗比例80%】宋时夏靠着灵泉空间发家致富,她厌倦了枯燥乏味的有钱人生活。直到有一天自称是“拯救女配”的系统告诉她平行世界的宋时夏想要跟她交换人生,她交换后发现自己成了八零年代嫌贫爱富的对照组后妈。同样都是当后妈:重生女主斗极品、甩渣男、夫妻和睦,赶上风口创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在女主的衬托下人见人嫌,势利眼、嚼舌根、好面子还爱跟人攀比,沦为邻居嘴里的笑柄,最后还因为苛待孩子
言情连载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