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尚品中文网sp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五条悟回到居所时,已近正午。

秋后的炎阳仍旧炙热刺眼,照得他昏昏欲睡,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开锁,进门,换鞋,脱衣服。

他打哈欠的手才举到一半,就有两瓶成年威士忌齐齐迎了上来。

两人眼里全是血丝,显得十分憔悴。

“哇!”少年被两人的样子吓了一跳,“你们干嘛?是趁着我不在,玩了通宵游戏没睡觉吗?……干嘛这么看着我?”

波本看着他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样子。

“你没事吧?五条君。”苏格兰则拉着他,把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仔细打量了一番,没发现明显的损伤才微微松了口气,本就温和的声音被放到最软,钴蓝色的瞳孔中满漾歉意,“我们一直在等你。”

昨天波本和五条悟一前一后离开五条宅,他都是知情的,但没想到自家幼驯染会带着一身伤回来,虽然都是皮肉伤,但看着青一块紫一块的十分骇人。对方回来的时候,还带来了跟五条悟相关的爆炸消息。

因为已知品诺塔吉一行人里有两个明显同为里世界的能力者,在不确定五条悟的实力在咒术师中属于什么层级的前提下,他们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时对付两个人,始终没法安心休息,在客厅里呆了一晚上都没回房间,结果一等就等到了今天中午。

所以,他们这幅样子,都是因为自己通宵未归吗?

这一天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五条悟一路跟着波本到冲突现场,再追踪品诺塔吉一行人到秘密基地,又在组织和那些垃圾纠缠了半天,根本没找到任何休息的间隙,更不用说考虑家里两个卧底搜查官的心情了。

也就是说,他和波本在诊所门口分开之后,既没照过面,也没有过任何联系,难怪对方一副担心到肾虚的样子。

在组织里呆了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怪人见多了,彼此间几乎都是虚情假意或者利益相关,除了关系错综复杂的宫野家,五条悟很少有应对普通人善意的经验,面对两双灼灼的眼眸,有些生疏地扭头不敢直视,只有嘴上还在坚持:

“我能有什么事……我劝你们正常点哦。”尤其是要想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在这里是干嘛的。

何况……

五条君什么的……

他歪了歪头,困惑:这称呼算怎么回事?因为自己救了波本,所以被彻底划入自己人行列了吗?

苏格兰对他的矢口否认并不买账,眉头蹙得更紧了,追问道:“你已经去过实验室了?品诺塔吉没有借机对你做什么吧?”

天知道他在自家幼驯染口中得知,五条悟为了救他,答应要去实验室接受品诺塔吉检查的时候,心中是一种什么心情。

少年从他一贯温和的钴蓝色瞳孔中莫名看出了几分谴责的意味,开始心虚起来,眼睫下垂,弱弱地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实验室,能出什么事。只是被品诺塔吉那家伙按着做了一次体检,然后抽了一堆血而已。”

“这个人渣足足抽了那——么多血,上辈子一定是吸血鬼成精吧。”

五条悟咬牙切齿地比了一个夸张的范围,示意品诺塔吉是如何地丧心病狂。说着说着,声音从一开始的示弱卖惨,带上了几分真切的委屈。

于是苏格兰顺应心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像早就想做的那样。

白发少年在他的触碰下,像受惊的猫咪般猛地往后倒退了一步,细软的发丝也从他掌心溜走,镜片后的眼睛瞪地溜圆。

“抱歉?”苏格兰回以坦荡的微笑。手感真不错,跟想象中一样柔软。

完全没看出你有丝毫歉意啊!

两双同色系的蓝眼睛,隔着墨镜互相对视。

最后五条悟率先扛不住对方真挚又温柔的目光,默默移开了视线。

——这种属性,太可怕了!

这时候,在边上的金发青年清了清嗓子,试图开口:“五条君,关于昨天的事……”

这又是在搞什么?

你们的城府呢?

你们的耐心呢?

已经急到需要站在玄关处进行坦白局了吗?

五条悟内心有一万条弹幕飘过,一步步往后退。

『好耶,本垒打!』虚空中传来某个吃瓜人士的叫喊声。

『你不要瞎起哄!就算是世界线重要人物,他们两个也只是非术师罢了,在解除咒术束缚上完全帮不上忙,只要我身上被动缔结的“服从乌丸莲耶的命令”的束缚不解除,就是那个烂橘子手上的一把刀,这你应该也知道吧?』

『对这样的我交付信任……』是疯了吗?

七年前,他逃脱失败被带回组织基地后,那些高层为了不再重蹈覆辙,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咒术师,骗着对方对他使用了束缚,强制他必须听从那个烂橘子的所有命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